热点网

当前位置 : 主页 > 健康达人 >

“长征路上奔小康”110亿次阅读见证什么?

发布时间:2017-10-12 15:08来源: 网络整理 浏览次数:

  追寻红军,挽起信仰的红飘带

  ——“长征路上奔小康”网络媒体“走转改”活动闻思录

  万里长征,死路生途。湘江血染,征马踟蹰。遵义一捷,乾坤再造。铁索横江,冰河晓渡。茫茫雪山,飞鸟难越。漫漫沼泽,兽迹沉踪。雄师会聚,铁流归一。星火漫天,气凌霄汉。

  辉煌,始于苦难。大道,行之而成。

  历时两个月,15个省区市,100余家网站,897名记者编辑,2.9万多公里,110亿次阅读,由中央网信办组织的“长征路上奔小康”网络媒体“走转改”活动,让年轻的网络媒体记者在时间和空间的交错中,获得精神洗礼;让亿万网民在昨天与今天的对话中,汲取前行力量。

  (一)

  错误经不起失败,但是真理却不怕失败。

  ——泰戈尔

  几个月前,陈慧清还在瑞金甜蜜地憧憬着宝宝出生的那个幸福时刻。没想到,这一刻竟是在长征路上弹雨纷飞的阻击战里。孩子生下来了,全军后撤,很多小战士经过陈慧清身边时怒目相向——无数个兄弟为了掩护她们失去了生命,他们想不通。这时,红五军团军团长董振堂冲过来大吼:“瞪什么?我们今天流血牺牲,不就为了这些孩子吗?”这句话,永载史册。

  孩子生下来却无法带走!董必武将这个可怜的孩子包裹好放在路边,塞了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收留这个孩子的人是世界上最善良的人”。

  生即永别,长征就是以这样令人撕心裂肺的悲壮拉开了序幕。

  在寻找历史方向感的道路上,荆棘塞途。

  一路走来,年轻的网络媒体记者们忘不了那以整片村庄划分的兴国县烈士墙,忘不了那浸润着历史原色的《红星报》油印机……血脉相连中,年轻记者与先辈们在这里一前一后地抵达。

  人之长征,路之信仰。

  “70后”中国军网记者高飞跋涉在连手机都可能因冻关机的夹金山,切身感受当年红军的苦难行军;“80后”中国日报网外籍专家泰勒两次参加“长征路上奔小康”活动,一心追寻中国人坚韧不拔的精神源头;“90后”编辑孙智英带着事先打印的革命遗址照片对比今昔,只为见证穿越时空的信仰伟力。

  “调查研究、实事求是”,烙印在长冈乡调查纪念馆进门处的这8个深红大字,已深深沁入这支置身历史长河、溯流而上的年轻队伍中。

  网络媒体记者们发现,“实事求是”这条真理之路,曾经步步维艰。

  长征初期3个月,红军损失惨重。死者的鲜血,生者的反思,因作战失利对军事指挥、政治领导的怀疑与不满迅速达到顶点,遵义会议终于完成了逆转,突破了教条化的错误思想障碍。

  信仰,从长征路上突围。历史证明,中国共产党只有抛掉对国民党的幻想,冲破对共产国际的依附,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具体实际结合起来,才能完成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

  长征,挺直了中华民族屹立的精神脊梁,它让中国共产党成为中国历史真正主笔。

  (二)

  信仰不是一种学问,信仰是一种行为;它只在被实践的时候,才有意义。

  ——罗曼·罗兰

  伟大的精神,必定源自伟大的实践。走上长征路,网络媒体记者们发现,当年,走在这条路上的不只有红军,还有信仰。

  1930年,毛泽东那篇著名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面世之后,把共产党人赶到农村的蒋介石,也意识到“燎原之火,有不可收拾之势”。

  红色根据地和农村革命政权的广泛建立,开辟了中国共产党人自己的理论路线,建立了中国共产党人自己的工农红军,也摆脱了对共产国际的经济依赖。

  长征,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中国共产党人在不断找寻在人民中间的扎根立足之地,七次变更目的地,每向前一步,道路也越来越清晰。

  长征是人类历史上罕见的传播理想的远征,如暗夜星辰,照亮中国,带给这个星球上亘古匍匐在地面的为数最多的人民世代未有的向往和希望。

  如今,这梦想在无数革命志士的前仆后继中渐次成真,呈现在网络媒体记者们眼前的,是一幅天翻地覆的壮丽画卷。

  于都河畔,大桥如虹。湘西边城,广厦如林。高原苗岭,动车如梭。雪山草地,人流如潮。陇原大地,绿树如荫。红色延安,车马如龙。当年,那些曾庇护红军战士、为成长的理想遮风避雨的危旧土坯房,已变成红墙绿瓦的小区;那些曾摇摇欲坠的浮桥,已变成令人惊艳的钢铁斜拉桥;那些曾为布道者点亮行程摇曳的松明火把,已变成明亮的节能路灯……

  走向田间地头、工厂车间,年轻的网络媒体记者们与亿万网民一道,见证伟大祖国在风雨磨砺中百折不挠,在挫折磨难里初心不改,从一穷二白迈向富强;见证无论是革命年代的血雨腥风,还是改革开放的革故鼎新,中国共产党都责无旁贷地成为托举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坚强基石。

  中国网信网记者马頔不无感慨地说,“面对眼前这一幅幅阔步谋发展的动人画卷,我感受到的都是当地人民打赢脱贫攻坚战、决胜全面小康的坚定决心和必胜力量。这种拼搏向上的劲头正是长征精神留给后人的宝贵财富。”

  观往知来,今天中国的进步和发展,就是从长征中走出来的。长征精神与我们愈挫愈勇的民族精神一脉相承,与“两个一百年”的民族复兴目标紧相伴随。

  (三)

  人类的精神一旦唤起,其威力是无穷无尽的。

  ——索尔兹伯里

  一路走来,网络媒体记者们的心灵受到了强烈震撼——

  从来没有哪支军队,能在没有后方的情况下走了二万五千里而队伍没有溃散,能在围追堵截中依旧保持高昂士气,能官兵一致到连牺牲时的姿态也是一样。

  中国工农红军就是这样的队伍。

  沣峪口会议,孤军长征的红25军喊出的那句“我们这三千多人就是全牺牲了,也要牵制住敌人,让红一、红四方面军顺利北进!”声震山川,气吞江河。

  松潘大草地,一位已经牺牲的红军战士,赤身裸体地倒在草地上,身边却叠放着脱下的衣服,泥地上歪歪扭扭地写着一行字:送给缺衣的战友。

  这些伟大的牺牲,若光照大地,不问回报;如不熄火炬,薪火相传。

  当一个人把个体的命运与民族的命运联系起来时,天地为之广阔,生命充盈荣光。红军中,无论领袖将帅,还是普通一兵,“一旦他参加红军,他就把自己给忘掉在什么地方了”“不再是我,而是我们”。他们坚信中国革命的队伍“杀了我一个,自有后来人”。

  精神的质量可以改变个人与世界的命运。

  求是网记者程卫军深深体味到:“增加了长征的历史维度,自己的人生吨位也开始变得庞大。那些逝去的历史,已内化为一种隐匿的精神。”